求《魔道祖师》番外119香炉2生命的大和谐部分文字版!文字版!!

发布日期:2019-11-08 11:16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作者大大修文码字不易,也希望亲能支持晋江正版,谢谢(づ ̄3 ̄)づ╭~

  展开全部二人本以为,第二晚过后,香炉的法力总该消散了。谁知,第三夜,魏无羡又在蓝忘机的梦里醒来了。他一身黑衣,闲闲地走在云深不只处的白石小径上,陈情的红穗子随步履一荡一荡,不多时,一阵琅琅书声飘来。

  魏无羡大摇大摆走到室外,果然见数名蓝氏子弟在内晚读,蓝启仁不在,负责监督的还是蓝忘机。今夜梦里的蓝忘机仍旧是少年模样,不过与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洞底见到的差不多大,约莫十七八岁,眉目俊雅,已有名士之姿,却仍带着一股少年人的青涩之气。端坐堂前,聚精会神。有人读书有疑,上前来问,他淡淡扫一眼,即刻便能解答,肃然神情与那青涩之气形成强烈反差。

  魏无羡斜斜靠在兰室外的柱子上,看了一会儿,悄无声息地飞身上了屋檐,将陈情送到唇边。

  闻言,蓝忘机神色微凛,起身扶剑出门,恰逢魏无羡收了笛子,纵身一跃,轻轻巧巧地落在另一处屋檐上。

  魏无羡不答,蓝忘机抽出背上避尘,追了上去。几个横飞纵跃,魏无羡已落在云深不知处高高的围墙上,踩着一片黛瓦站起身来。蓝忘机也在他对面不到二丈之处落下,避尘斜持在手,抹额、衣袖、衣袂在夜风中烈烈翻飞,仙气凌然。

  魏无羡负手莞尔:“好俊俏的人,好俊俏的身手。斯情斯景,若能再有一壶俊俏的天子笑,那便十全十美了。”

  蓝忘机定定望着他,半晌,道:“魏婴,不请自来,晚间造访云深不知处,有何贵干。”

  避尘锋至,魏无羡轻松闪过。虽说十七八岁的蓝忘机已是身手了得,但在现在的魏无羡面前,却是无法构成太大威胁。几个来回便钻个空子,在他心口拍了一张符。蓝忘机身体一僵,不能动弹,魏无羡则一把搂住他,直冲云深不知处后山奔去。

  魏无羡在后山寻了一处茂密的兰草丛,蓝忘机被他安置在这里,靠在一块白石之上,道:“你要做什么?”

  蓝忘机看不出来他是不是在开玩笑,脸色隐隐发白,沉声道:“魏婴,你……不可乱来。”

  魏无羡笑道:“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我就喜欢乱来。”说着,便把手伸到蓝忘机层层叠叠、严严实实的白衣之下,在他关键部位捏了一把。

  这一把捏得不轻不重,极有技巧,蓝忘机的脸色刹那变得十分古怪。 他唇角抽了抽,抿紧了嘴唇,终是忍住了神色变化,强作镇定。

  谁知,魏无羡得寸进尺,悉悉索索解了他衣带,三两下便褪去他下衣,把那根与蓝忘机俊秀面容完全不相符、沉甸甸的阳物掂了掂,由衷赞美道:“含光君你还真是从小便如此天赋异禀啊。” 说完,还在柱身上轻轻巧巧地弹了一下。私密部位被人如此玩弄,蓝忘机看上去已经像是气得要吐血身亡了,也没心思去想含光君到底是谁,厉声道:“魏婴!!!”

  蓝忘机还要开口,却见魏无羡笑完之后,将耳边一缕发丝撩到耳后,埋头含住了他身下之物。 蓝忘机眼现震惊之色,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l,全然不可置信,周身都僵硬了。

  十七八岁的蓝忘机,周身皆是青涩之气,但那阳物尺寸却依旧是不容小觑。魏无羡慢慢将长柱含入,尚未尽数吞入,便觉滑腻的前端顶到了喉壁。柱身粗壮且滚烫,口腔内壁还能感觉到其上筋脉有力的跳动,脸颊也因被异物塞满而鼓起。尽管吞得颇为吃力,他还是耐心地将剩下的一截往喉咙更深处送去。

  魏无羡对付蓝忘机那件东西可谓是轻车熟路,使劲浑身解数,吮吸舔舔,啧啧有声,仿佛在专心致志地品尝美味,饶是蓝忘机天生面色雪白、不透红晕,此时也已颈红耳赤,呼吸急促。

  魏无羡卖力吞吐了好一阵,腮帮子都被撑得酸痛了,仍没能等来释放,纳闷是怎么回事,不至于他的口活还收拾不了十七岁的蓝忘机,抬眼一瞅,却见蓝忘机一脸隐忍。阳物分明已坚硬如铁,却死死坚持着不泄,仿佛要守住什么底线似的。

  他心中好笑,作恶欲又起,湿濡濡的舌尖在粗大龟头顶端的细小铃口上反复舔舐,几个深喉,蓝忘机终于隐忍不住,释放了出来。 这道精水浓稠至极,麝香味溢满喉咙,魏无羡直起腰来,轻轻咳嗽两声,手背擦了擦嘴角,像以往每次那样,把它们尽数咽下。而蓝忘机释放之后,不知是高潮过后的身体反应,还是羞愤难堪所致,死死盯着魏无羡,眼眶发红,一语不发。

  这副不堪受辱的模样看得魏无羡心都软了,在他脸颊上温柔地亲了一下,道:“好啦,我错了,不该欺负你的。” 说着,他两根手指在蓝忘机刚刚释放过后的阳物上抹了抹,收回手,解了自己的衣带,褪去了下身衣物。

  魏无羡双腿修长,大腿莹白如玉,线条优美而有力,一对臀峰浑圆翘挺,端的是一派绝好风景。而蓝忘机靠在白石之上,这个角度,恰好能将魏无羡下体的隐秘之处也瞧得清清楚楚。

  魏无羡跪在兰草丛里,转了个身,背对蓝忘机,趴在地上,把沾了白浊的手指往自己身下送去。那秘穴藏在幽深的股缝之中,魏无羡略略掰开臀瓣,这才得以窥见其中那小小的一点粉红色。

  穴口十分柔软乖巧,原先安分紧闭,而魏无羡用两只纤长的手指将蓝忘机射出的白浊涂抹在穴口,轻轻揉弄片刻,它便打开了一点,含羞带怯般的把指尖吞了进去。魏无羡将手指缓慢而坚定地送到根部,然后便抽插起来。弄了一阵,抽送速度微微加快,前端也微微抬起。 等到有濡濡水声传来时,魏无羡加入了第三指,轻轻喘了口气,似乎开始吃不消了,量力而行,抽动又减慢了些。

  夜色之中,这些细节原本并不明显,可偏偏蓝忘机五感灵敏,目力更是绝佳,眼睁睁看着这无比的一幕在咫尺之前上演,竟是没办法移开视线。 情事之中,魏无羡喜欢和蓝忘机一起到达顶点,因此为避免泄得太早,扩张时他有意地避开了体内的关键之处。可他的身体一直被蓝忘机照顾着敏感点,这时一直得不到满足,内壁绞缠得格外厉害,不满似的阵阵收缩,有时手指没碰到那一点,臀部会不由自主地往下沉,把那一点往手指上送。

  如此险险擦过几次,魏无羡腿根有些发软发颤,几乎跪不住了,连忙撤了手指,冷静片刻,回头一看,监忘机猝不及防与他目光相接,立即闭上双眼。

  魏无羡笑道:“嗳,蓝湛,你这是在干什么,默背蓝氏家训么?” 被他猜中,蓝忘机睫毛颤了颤,似乎想睁眼,然而终是忍住。

  魏无羡懒洋洋地道:“你看看我嘛,害怕什么?我又不会对你干坏事。” 他嗓音本来就好听,说这话时,语调慵懒轻佻,仿佛一只小勾子,而蓝忘机似乎下定决心不看、不听、不说,坚决不理睬他,始终不为所动。

  魏无羡道:“当真这么铁石心肠不看我?” 又撩了几句,见蓝忘机无论如何也不肯睁眼了,魏无羡挑眉道:“那,既然如此,我借你的避尘一用,你也不要介意啰?” 说着,他果真把落在一旁的避尘拿了过去。

  魏无羡笑吟吟地盯着他,把避尘拿在手上晃了晃,垂下眼帘,在避尘的剑柄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即,探出一点鲜红的舌尖,在剑柄上细细舔舐起来。

  避尘的剑身如冰似雪,透明澄澈,剑柄却是经过密法冶炼的纯银所铸,分量极其沉重,雕纹端庄古朴。这画面当真十分妖冶。

  魏无羡奇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剑呀,我只是有点喜欢它,所以拿着玩玩儿罢了,你以为我要用它做什么?”

  魏无羡捧腹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在想什么呀,你也想得太下流了!” 见他非但故意抵赖,还倒打一耙,蓝忘机脸色好不精彩。

  魏无羡逗他一阵,心满意足,又道:“你要是想让我不动你的剑呢,就用你自己来换,怎么样,好不好?”

  蓝忘机既说不出一个“好”,但也不能任由他拿着自己的剑亵玩自己,难以回答。魏无羡跪立于地,腰杆挺得笔直,膝行着爬到他身上,哄道:“你说一个‘好’字,我就把剑还给你,和你一起做好玩儿的事。好不好?”

  他从蓝忘机身上退了下来,坐在他对面,笑嘻嘻地分开双腿,道:“那你就看着我和避尘玩儿好了。”

  如此一个双腿大张、毫无廉耻的姿势,使得他下体私密之处的风景在蓝忘机面前一览无遗。 两片白皙的臂瓣因大开的动作而微微分开,露出双股之中的粉色秘穴。经过方才的扩张,穴口已有点红肿了,然而水光润泽,更显娇嫩。

  魏无羡倒转了避尘剑身,将剑柄对准了秘穴入口。他轻吸一口气,微微用力,细嫩的褶皱瞬间被撑开,吸裹住避尘剑柄的前端,一下子推进去小半截。 避尘剑柄冷冰冰的如一块剑冰顽铁,冻得魏无羡一个哆嗦,肠道受冷,收绞更为剧烈,剑柄甚至被吐出了一小段。

  魏无羡立即握紧了避尘,更用力地把它往体内塞去,缓缓抽插起自己来。 肠肉原本就层层叠叠含得极紧,剑柄上又刻满了凹凸有致的古朴花纹,在甬道里擦刮的感觉能逼得人发疯。刮过体内某一点,魏无羡低吟一声,微微收拢双腿,一阵眩晕和头皮发麻,前端又精神不少,已高高抬起。

  从蓝忘机这边看,这真是一副到不可思议的画面。魏无羡躺在他面前,主动打开双腿,下身秘穴含着他的避尘,剑柄坚硬而冰冷,穴口娇嫩,被捅得红肿不堪,十分可怜。饶是如此,魏无羡还在努力地让它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动作越来越快,抽插越来越顺利。他一边轻轻喘气,一边目含湿意地望着他,叫道:

  这声声呼唤带着鼻音,像是在恳求他,又像是意乱情迷时脱口而出的呢喃,无论是哪种,都足以教人方寸大乱、神魂颠倒。蓝忘机竟是很本没有办法再闭上眼睛、或是移开视线,入了魔般地死死盯着他的脸,盯着他在避尘的亵玩之下挣扎扭动,盯着他自己把自己操弄得浑身发颤,手指骨节喀喀作响。

  而魏无羡对他那边的异状浑然不觉,他正被避尘插得辛苦,双腿不知不觉越并越拢,直至紧紧夹住,臀瓣贴合,剑柄亦被穴口咬得更紧。魏无羡吁出一口气,感觉手臂和双腿都虚软无力,侧躺在地,正打算休息一会儿,忽然两个膝弯被一双如铁箍般的手死死握住,双腿被猛地打开。

  魏无羡睁开眼,蓝忘机那双红得骇人的眼睛与他正正对上,眸子里满是不明的火焰。避尘被他握住,往外一拔,远远掷开。剑柄脱离体内时,魏无羡呻吟一声,听起来似乎是不满。 蓝忘机怒声喝道:“不知羞耻!!!”

  他把魏无羡压在地上,怒涨成紫红色的狰狞下体直接顶了进云。辅一入港,便一刻不停地开始狠狠撞击起来。 他一闯进来,魏无羡双腿便自觉缠上了他的腰,配合无比地搂住他的脖子,姿势极为乖巧迎合。然而挨了几下肏后,便觉有些吃不消。蓝忘机动作太粗暴了,每一下都像是要把他整个人撞飞出去,顶得他臀部尾椎都隐隐作痛,魏无羡喊道:“轻点!二哥哥,你轻点……”

  好死不死,魏无羡忘记了,他现下年岁比在梦里的蓝忘机大,这时却脱口叫了“二哥哥”,非但没让蓝忘机收敛半分,反而让他挺送更凶猛了,仿佛一心要让魏无羡臀部裂成八瓣、惩罚他才好。

  魏无羡仰起脖子,在暴风骤雨般密集的抽插中艰难地吸了口气,道:“好……烫!” 避尘剑通体散发寒气,方才的剑柄被他含在体内,搅得魏无羡的肠道愈发柔软,却微微冰凉。

  而蓝忘机的阳物比避尘的剑柄更粗、更热。因而,此刻蓝忘机的每次挺进,都像是一团火烧到了他腹中,烫得魏无羡想满地打滚。然而,自己亵玩了自己半晌,再加上蓝忘机动作粗暴,他身体已软绵绵的失去了自主力,只能在蓝忘机的挞伐中瑟瑟发抖。

  此时此刻,任他修为比蓝忘机高出多少也没办法反抗。实在被烫得受不了了,只能连连躲闪,扭腰想要逃离,却被蓝忘机扣牢了腰部,几个更深的撞击,撞得他声都没了。

  魏无羡先还晕晕乎乎没反应过来,蓝忘机又问了一遍,身下一记顶得他险些人和魂都飞到九霄云外,忙道:“你!你!是你,你是夫君……”

  都是他自找的。 魏无羡老老实实咬牙挨了一阵肏,冰凉的甬道被摩擦得热乎乎的,这才渐渐好受了些。阳物头部棱角分明,在他体内疯狂顶弄,肠道则滑腻湿软,吸裹不休.毫无规律地收绞纠缠。

  体内那一点被微弯的长柱反复顶弄擦刮,魏无羡立刻便快活得要疯掉,可他偏偏要装作不胜肏干的虚弱模样,一边随蓝忘机有力的律动被顶得上上下下,一边抓着他手臂哀声道:“……二哥哥……蓝湛……你轻点好不好,我疼……好像流血了……”

  二人相连之处确实滑腻腻的,咕咕滋滋的水声也越来越大,闻言,蓝忘机立即低头看向两人结合之处,登时微微一征。

  魏无羡哼哼道:“是不是流血了?” 蓝忘机喘了一口粗气,道:“没有?” 魏无羡道:“没有吗?那是什么?”

  不知从何时起,魏无羡大腿内侧已是水光淋淋的一片,流得横七竖八,而蓝忘机那怒涨的紫红阳物上也是水光润泽,只能是从魏无羡体内带出来的。魏无羡佯作不信,道:“真的吗?真的吗?”

  他一边问,一边捉住蓝忘机的手,引着他去摸二人相连之处。阳根粗壮,血脉喷张,小穴被撑到极限,蓝忘机摸到一片滑腻液体,还摸到了正紧密相连的肉体,被针扎了一般猛地撤回手,看了一眼,那液体是透明的,果然不是血。

  魏无羡和蓝忘机身体无比契合,情到浓时,身体往往自然而然有所反应,此时魏无羡却是有意戏弄。蓝忘机见他唇角勾起,心知受骗,埋头猛冲,魏无羡一口气被他顶得断了几次,忙道:“……蓝湛,蓝湛,让我上去,让我在上面好不好?”

  蓝忘机似是听不懂他说的“在上面”是什么意思,略略迟疑,魏无羡抱住他,努力翻了个身,颠倒了体位。此时蓝忘机平躺在地上,而魏无羡坐在他身上,臀部与他胯部紧密相连。转换体位的过程中,那粗壮火热的阳根仍是深深埋在魏无羡后穴之中,未曾分离片刻,只是在他腹内微妙地搅动了一番,舒服得他眯起了眼,又是一阵轻微的头晕目眩。

  低下头,不知是否错觉,他总觉得自己平坦的小腹被蓝忘机的阳物顶得微微隆起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没摸两下,蓝忘机便托起了他的臀,开始强迫他动作。

  魏无羡被他托着起起落落,一起,便高到只剩那棱角分明的坚硬前端留在体内,一落,便把他胯下之物吃到最深处、深得他忍不住皱眉,而且起落速度极快,几乎没有呼吸间隙。过往他二人每次颠鸾倒凤,必要骑乘一番,只因这个姿势进得最深,魏无羡最是喜欢,但此时却因为进得太深而饱受苦果。梦里十七岁的蓝忘机被他撩拨得发了狂,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偏偏魏无羡还被肏得双腿直打战,站不起来,更没力气挣脱,处境十分狼狈。只能把双手撑在蓝忘机坚实的小腹上,咝咝吸气。

  魏无羡虽生得细腰窄臀,臀上的肉可不少,蓝忘机十指深深陷入臀肉之中,且在大力揉捏,不一会儿便青紫了一片。魏无羡被他揉得浑身发痒,捏得屁股肉痛,忍不住拨开了他一只手。谁知,被他挥开手的蓝忘机像是对此极为不满,眉宇紧蹙,面色一沉,“啪”的一声,魏无羡的臀部被他狠狠打了一掌,响亮至极,清脆至极。

  他这辈子还没被几个人打过这个地方。即便是小时候顽皮,虞夫人抽他鞭子,也只抽过背部和手心,江枫眠和江厌离更是根本舍不得打他一下。瞧见别家孩子淘气被剥了裤子打屁股,他只觉又羞人、又丢人,且洋洋自得自己从未被人打过屁股。可现在却被蓝忘机破了这个戒,而且……还是被十七岁的蓝忘机破了。

  霎时,魏无羡脸色红红白白,头一次,在情事之中生出了些难以自抑的羞恼之意。 他越想越不能想,半边臀还火辣辣的,忙喊了一声:“不做了!”往旁边一滚,从蓝忘机身上滚了下来,拖着两条软绵绵的腿,努力往一旁爬开,想去找自己的裤子。

  蓝忘机正做得性发,况且,他方才被魏无羡又是捏又是掐又是弹、又是亲又是摸又是威胁地戏弄了老半天,憋了一肚子难言的火,忽然发现魏无羡特别怕人打他臀部,哪会如此轻易便放过他,信手一挥,魏无羡刚刚套到膝盖的裤子登时四分五裂。蓝忘机将他整个人翻过来,一手将他双腕锁到他背后,另一手在那雪白的臀肉上再次重重打了一记。 “啪”的一声,魏无羡整个身子都为之一颤,哀叫道:“疼!” 并不是真的疼,而是羞耻至极,难以忍受。

  魏无羡于欢爱之中从不刻意压抑呻吟之声,因此每次到途中都会嗓音微沙,这一声听起来,竟不似当真呼痛,反而有几分缠绵之意。闻声,蓝忘机顿了顿,目光下移。

  掌下便是那浑圆饱满的两片臀瓣,因方才那两下掌掴,白皙的皮肉泛起了微微的粉红色,还交错着各种粗暴的指印。因被强行掰开抽插许久,臀缝微分,能看到其中那个怯怯收缩的红肿穴口,充血之后更显娇嫩,简直令人怀疑是如何吃下避尘剑柄和他身下尺寸骇人的阳物的。臀峰和大腿根附近,还纵横交错地淌着细细水痕。 蓝忘机看得目光越来越暗。

  而魏无羡被他扭住,生伯他再打那里,连忙收缩后庭,让那小口努力一张一合,转移蓝忘机的注意力,指望他专心干正事,不要再跟他这两片肉过不去。果然,身后蓝忘机呼吸加重,把他身体翻了过去,重新插入他体内。进入得无比顺畅,魏无羡体内再度被填得满满,终于松了口气。

  谁知,这口气还没松到底,蓝忘机又是一掌,拍在他臀部上。魏无羡被打得浑身一个哆嗦,秘穴不由自主绞紧,恰好被蕈头擦过敏感点,前端也越发翘挺坚硬,泌出点点白浊。

  接下来,蓝忘机每挺送一次,就在他臀上拍击一掌,于是,每次魏无羡的肠肉都会在蓝忘机阳物前端顶到那致命一点时绞到最紧,前端也愈加扬起。三重刺激,层层叠加,使他犹如置身惊涛骇浪,小声呜咽道:“别这样……蓝湛……你停下来……别打了……你醒醒!蓝湛你醒醒……”

  他知道蓝忘机在情事之中一向狂暴,他也素来喜欢这份狂暴,可被逼到这一步,却也是前所未有的。 一连打了几十掌,魏无羡好好的臀被打得又红又烫,微微发肿,火辣辣的碰一下都不行,周身却也越来越敏感,蓝忘机再一次插到深处时,低头吻住他的唇,魏无羡有气无力地抱紧他肩膀,加深这个吻,下身总算是精疲力尽地泄了出来。 一道乳色白浊喷溅在两人小腹上。而蓝忘机也紧随着他,酣畅淋漓地尽数释放在了他体内。

  第二次释放之后,蓝忘机像是总算恢复了些冷静和神智,压在他身上,有些手足无措地道:“……哪里疼?”

  他总不好说屁股疼,只低声道:“蓝湛,你快多亲亲我……” 见他垂着眼帘,一反常态的温顺模样,蓝忘机白皙的耳垂却泛上了粉色,依言用力抱住他,含住他的嘴唇,细腻地亲吻起来。

  展开全部二楼的一扇木窗里还有灯火透出,隐隐有人声传来。魏无羡仰头道:“咱们进去看看?”

  不知为何,蓝忘机却一反常态,驻足不前了。他盯着那扇木窗,若有所思,像是有些迟疑。魏无羡觉得奇怪,想不出蓝忘机有什么理由不愿进去,问道:“怎么了?”

  他进去了,蓝忘机自然也不会独自停留在外,也一同进入了。二人一起走进那间亮着灯盏的藏书室,果然见到了很有趣的东西。

  一张淡色的席子上,罚抄的书案旁,十五六岁的魏婴正在边拍桌、边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地上扔着一本书页泛黄的图册,同样是十五六的蓝湛如避蛇蝎,已经退到了藏书阁的角落,正怒极而啸:“魏婴——!”

  而这边的魏无羡也要笑得翻过去了,拽着身旁的蓝忘机道:“这个梦好!我不行了,蓝湛,你看你,你看看当年的你,那脸色,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为何,蓝忘机的脸色却越发古怪了。魏无羡拉着他一起在一旁的席子上坐了下来,笑吟吟地托腮看着少时的他们二人赌气吵架,斗嘴斗殴。那边,少年蓝湛已拔出避尘,魏婴忙一把抓过随便,剑锋亮出鞘三分,提醒道:“仪态!蓝二公子!注意仪态!我今天可是也带了剑的,打起来你家藏书阁还要不要啦!”

  憋了半晌,蓝湛面寒霜,提剑而上,魏婴吃了一惊,道:“怎么,你还真打!”也迎剑还击,两人竟真的就这样,在藏书阁内过招了起来。看到这里,魏无羡“咦”了一声,侧首望蓝忘机,奇道:“这儿是这样的吗?我怎么记得当时好像我们没有真的打起来?”

  蓝忘机默不作声,魏无羡看他,他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魏无羡的目光。魏无羡越来越觉得今晚的他奇怪,正要开口询问,忽听那边的小魏婴边打架,边打趣道:“好好好,能收能放,有张有弛,好剑法!不过,蓝湛呀蓝湛,你看你,脸红成这样,是跟我打红的呢,还是方才看那个好东西看红的呢?”

  魏婴腰身往后一仰,使了个柔软至极的铁板桥,避过这一剑,又直起身子,手快无比地在蓝湛光洁白皙的脸蛋上拧了一下,道:“我哪有胡说八道,要不你摸摸自己,脸都发烫了,哈哈!”

  蓝湛脸色忽红忽白,一巴掌要打掉他的爪子,魏婴却抢先撤手,让他拍了个空,险些拍到自己,转个身,游刃有余,闲闲地道:“蓝湛呀蓝湛,不是我说你,你看看同你年纪一般大的,哪个像你这样,动不动闹这么大个红脸。这点刺激就受不住了,你也忒嫩了。”

  这个场景既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也不是他做过的梦,那就只能是蓝忘机做的梦了。魏无羡看得津津有味,道:“蓝湛,你真了解我,这的确是我会说出的话。”

  那边魏婴继续道:“抄书怪无聊的,要不我边抄边教教你这些吧?就当是报答你的监督之恩……”

  忍他的胡言乱语忍了这么久,蓝湛终于再也忍不了了,避尘一剑飞去,两剑相击,双双被撞出了窗外。魏婴见随便脱手,微微一惊,道:“哎,我的剑!”

  喊着,他就要跃出窗去抢剑,蓝湛却从他身后猛地扑来,将他扑倒在地。魏婴脑袋在地上磕了一下,手忙脚乱地挣扎起来,你来我往的几下过后,两人顿时乱七八糟地扭打作一团。魏婴拼命蹬腿,胳膊肘撞来撞去,却是怎么也逃不出蓝湛四肢的封锁,像是被一张牢不可破的铁网罩住了,道:“蓝湛!蓝湛你干什么!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啊!你干啥这么认真!”

  两人本来实力旗鼓相当,魏婴一时大意,被他拿住要害死死压制在地上,只得装傻道:“没啊?我刚才说了什么吗?”

  他又道:“蓝湛你这个人别这么死板啊,别把我说的每句话都当真啊,胡说八道的你也信,这有啥好值得生气的。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快放开我啦,我今天书还没抄完呢,不玩儿了不玩儿了。”

  闻言,蓝湛面色略缓,似乎稍微放松了手臂。岂知,魏婴一抽出了手腕,眉眼一弯,眼珠一转,立刻一掌送上。

  岂知,蓝湛早有防备,魏婴一动,他便眼疾手快地擒住,将他重新压制住。这次他出手更重,魏婴的手腕被扭成更弯曲的弧度,哎哟哎哟直叫:“我都说了是开玩笑的!蓝湛!别这么经不起逗啊!”

  蓝湛目光里隐隐有火光跳跃,二话不说,一把摘了头上抹额,饶了三圈,将身下魏婴的双手牢牢捆住,打了个死结。

  好半晌,他才转头去看身边的蓝忘机,这一看之下,竟然发现蓝忘机虽然脸色依然雪白,透不出一丝红晕,耳垂却已变成了粉色。

  魏无羡不怀好意地凑了上去,道:“蓝二哥哥……你的这个梦,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劲啊?”

  魏无羡立刻拉住了想要起身的他,道:“别走呀!我还想看看在你的梦里后来还会发生什么事,这不还没看到精彩处呢!”

  藏书阁的书案边,魏婴被蓝湛绑得鬼哭狼嚎了一阵,安静下来后,试图给他讲道理:“蓝湛,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样就是心胸狭窄了。你想想,我刚才说你什么了吗?”

  魏婴狡辩道:“我无非是说你嫩,说你不懂有些事罢了。这难道不是事实嘛?有些大人的东西你的确是不懂啊。被戳穿了事实你就要这样对我,这不是心胸狭窄是什么?”

  魏婴挑起一边的眉毛,笑道:“哦——是吗?你就别嘴硬了,你懂才是有鬼了哈哈哈哈哈哈……啊!”

  魏无羡扒在蓝忘机身边,几乎是咬着他的耳垂道:“是啊,谁说你不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蓝湛,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很想这样对当年的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

  蓝忘机虽仍是面无表情,那抹粉色却已悄悄爬上了他白皙的脖子。放在膝头的手指,也微不可查地蜷曲起来。

  那边的小魏婴被人抓住了命根子,瘫在地上,倒吸了几口冷气,道:“蓝湛你搞什么鬼!发疯了吗!”

  蓝湛整个身体已经卡进了魏婴的双腿中间,这个姿势实在让人心生威胁感,魏婴见势不好,连忙改口道:“……没没没!没谁说你不懂!你你你你先放开,有话好好说!”

  他手上狂甩,奈何姑苏蓝氏的抹额材质上佳无比,任他怎么挣扎都解不开、挣不脱,再甩两下,忽见一旁落了一本书,连忙抓起,扔到蓝湛身上,指望用圣贤书砸醒他,道:“你快清醒下!”

  那本书先是砸到蓝湛胸口,然后落到了魏婴大开的双腿中间,哗啦啦翻了数页,蓝湛低头一看,目光不挪动了。

  鬼使神差地,这一页,刚好停留在了一张姿势极其露骨、作画极其奔放的春宫图上。而且,图上两人,皆是男子!

  魏无羡记得,当初他给蓝忘机看的那本春宫图册根本无关龙阳,里面是绝对没有这样一页的,忍不住再次惊叹,蓝忘机在梦里对于细节的加工……太丰富了,令人叹服!

  蓝湛低头,盯着那一页目不转睛,魏婴也看到了那张图,霎时有些尴尬,道:“……呃……”心内叫苦不迭,还是觉得动口不如动手,奋力抽出一足踹出。蓝湛却腾出一手,握住了他的膝弯,把他双腿打成一个更开的姿势,并且两下便扒下了魏婴的腰带和裤子。

  魏婴只觉下身一凉,低头一看,似乎心也跟着凉了,惊道:“蓝湛你干什么?!”

  除去了裤子的魏婴下半身光溜溜、白花花的,两条细长的腿还在踢来踢去,蓝湛按住他双足按照那张春宫上的图解,右手径直探向两片浑圆雪白臀瓣中那一点紧闭的粉色。

  魏婴整个下半身都被人牢牢压制住,即便是被人强行触碰隐秘之处,也避无可避。蓝湛两只手指在那粉色的一点上揉了揉,魏婴浑身一个哆嗦,睑上闪过一丝羞耻之色,强行忍下,发疯了似的挣扎扭动起来。压在他身上的那名少年却沉着眸子,紧抿着嘴,右手有条不紊地继续按揉他的秘处,渐渐加重力道,直到那一点慢慢柔软下来,慢慢被揉出一个微张的粉色小口,含羞带怯一般地吞进了一小段白皙的指节。

  魏无羡笑着睨向蓝忘机,道:“难怪含光君你方才不肯进来呢。在梦里对我做这种事,被我瞧见了,可真真是,要无地自容了。”

  魏无羡托腮看着那边,看着少年的自己被少年的蓝湛压在身下强行开拓,嘻嘻道:“含光君你有本事事后做梦,你有本事当年就这么对我干啊。我……”

  话音未落,蓝忘机抓住他两手,往地上一推,堵住了他的嘴。魏无羡觉出他的脸颊滚烫,胸腔心脏的跳动也异常凶猛,心中好笑,待湿漉漉的唇瓣分开,他呢喃道:“怎么,又害羞了?”

  蓝湛已经整个人都覆到了他身上,两人下身紧密相连,显然是正在入侵过程中。感觉到不属于自己身体的硬物在一点一点侵入,魂婴难受得两腿都蜷了起来,偏偏双手被抹额牢牢缚住,动弹不得,只能痛苦地在地上撞了几下后脑,撞得咚咚作响。蓝湛把手垫到他脑袋底下,同时,下身之物也整个都送进了魏婴的体内。

  原先那粉色的一点吞下一根手指都困难,眼下却被生生撑开,吞进了一件滚烫坚硬的硕物,洞口原先的细嫩褶皱皆被撑得平滑。魏婴还有点神睛恍惚,似是弄不清状况,然而,等蓝湛照着春宫图解,缓缓送腰抽送起来时,他便开始发出无意识的小声呜咽。

  魏无羡对蓝忘机道:“蓝湛你那时候人虽然小,尺寸可已经不小了呢。‘我’可是个雏儿,我看这一场得干得够呛。”

  他边说话,边用膝弯在蓝忘机双腿之中故意摩挲顶弄。想是亲眼见了一场以自己为主角的活春宫,兴致上来,又想领教这件东西的厉害了。

  没磨蹭两下,蓝忘机便语不发地撕裂了他的衣衫下摆和长裤,魏无羞自然而然打开双腿缠上他腰间。蓝忘机扶着自己的事物,硬得可怕的头部在入口处磨了磨。

  二人几乎天天都要颠鸾倒凤胡天胡地一番。魏无羡的身心早已与他契合无比,搂紧蓝忘机的脖子,深吸一口气,下体便被利刃破开,长驱直入。

  进入得非常顺利,穴口柔软,肠道湿热,温顺无比地紧紧吸裹住入侵的巨物,仿佛天生就是为容纳身上之人所生的。不一会儿,结合之处便传来黏腻的水声和肉体拍打之声。

  蓝忘机身下之物生得沉甸甸的甚为可观,而且柱形天生微微向上弯曲,每次律动,部会准确无比地重重擦刮过内壁里最敏感脆弱的那一点,而那一点每被擦过一次,对二人部是一次翻天覆海的情潮狂涌。

  魏无羡被蓝忘机顶得神智眩晕,上天入地,肠道一阵一阵毫无规律地绞紧,从头顶酥麻到脚尖,舒爽得仰起了脖子,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蓝忘机梦里那个十五六岁的魏婴,也正在生受此等极乐和苦楚。

  他躺在一地散乱的书卷中,双腕被紧缚,无力地被固定在头上,红色的发带早不知落哪儿去了。黑发散乱,微瞌眸子,泪眼朦胧,将泣不泣。蓝湛压着他顶弄一阵,似是觉得他腿还张得不够开,握住他条小腿放上了肩,阵剧烈的挺送,那条小腿挂不住了,叉落下来搭在他臂弯处,流畅优美的小腿线条和大腿内侧的肌肉都在微微抽搐,想是魏婴也被体内那一根进进出出不停歇、弯曲叉滚烫的巨物逼得要疯了。初经情事,手足无措,只得溺水之人一般,牢牢攀住蓝湛的肩,他连此刻身在何处何地恐怕都不知道,更不可能想起来,这般难耐煎熬,正是这个在他体内肆虐之人所给予的了。

  亲眼看着十五六岁的自己,被十五六岁的蓝湛肏得满面潮红,哆哆嗦嗦,魏无羡却觉得还不够,小蓝湛最好更粗暴一些,更强悍一些,把小魏婴欺负得死去活来、放声大哭才好。现在这样还远远不够。

  藏书阁内,一方天地狭小,两处春色无边。方才有些昏昏沉沉的魏婴似是被可耻的啪啪水声唤醒了一丝神智,瞪着藏书阁的天顶,打了个寒噤,眼珠下睨,似乎想看看自己下体现在到底是怎么个状况,却又没这个勇气。恰巧,蓝湛埋头苦干一阵后,把他两条大腿都抬了起来,扛在肩头,他再俯下身往前冲刺时,魏婴的腰肢被折成一个柔软的弧度,正好透过泪眼模糊的视线,看见了自己双股之间的情形。

  那原先干干净净的一个粉红小点,现在已被蓝湛的性器磨成了烂熟的深红色,边缘肿得可怜。那根长而硬烫的凶器仍在里面反复摩擦进出,乳色的白浊、细细的殷红鲜血,还有一点不明的透明汁液,搅得两人结合之处一塌糊涂。而前方他自己的性器竟微微抬起了头,前端也吐着一点白浊。

  见此惨状,魏婴惊得呆了。过了好一阵,他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奋力挣扎,挣脱了蓝湛翻了个身,膝行着往前爬,想要逃开。

  他被蓝湛压在地上粗鲁地肏干了好一阵,早已浑身无力,大腿膝盖都颤颤巍巍直打战,扑腾着挪了点距离,就再也爬不动,直接趴下了。如此姿势,导致他两片雪白饱满的臀瓣高高翘起,白浊和鲜血瞬间从他股间一塌糊涂的那个洞口里淌出,顺着大腿蜿蜒而下。大腿内侧尽是青红交错的指印,触目惊心,看眼便能引起人强烈的凌虐欲。

  而这派情态,全都落入了他身后蓝湛的眼里。他双目发红,一语不发追过去。魏婴感觉腰间一紧,教人死死钳住,才空虚了片刻的地方立刻又被结结实实地填了个满。

  承受了许久的蹂躏,后穴早已濡湿柔嫩,泥泞不堪,轻而易举便重新把刚侵犯过自己的阳物吃进去,一吞到底。魏婴趴跪在席子上,被顶得身体不住往前挪,面露惊恐之色,从前他去山林玩耍,看到野配便是这么个姿势,因此被人从后面进入,难免愈发羞耻,后穴猛地紧缩,蓝湛掐着他的腰,顶弄也愈加凶猛,毫无章法。如此发狠一阵,魏婴终于再也受不了了。

  他半边脸和身体部贴在地上,被压得变形,语无伦次地道:“饶、饶命、饶命……蓝湛蓝二公子,饶命啊……”

  除了换来更深入和频繁的侵犯,这种求饶自然毫无作用。魏无羡哈哈笑道:“我的天哪,我都要听硬了。你可千万下要饶过他,往死里肏才是正道……啊……”

  蓝忘机把他抱了起来,坐在自己身上。身体的重量导致魏无羡把他的阳物吞得更深,深到他眉头一皱,脸也微微扭曲,连忙专心致志骑在蓝忘机身上,调整姿势,再顾不得说些孟浪话了。

  随着肉体拍打之声和水声越响亮,那边魏婴的呼声也越凄惨:“蓝湛……蓝湛……你……你听到没有啊……太深了……不要都进来……我的肚子疼……”

  蓝湛每次进入,都像是恨不得捅穿他才好,力道之刚猛强硬,和他那张脸完全是两个极端。魏婴的双股已经被他撞得发麻叉发红,整个下半身部几乎失去知觉了。他努力想往前挪动,却每次都被强硬地拖了回去,被迫把蓝湛的阳物吃到体内深处,如此反复几次,他快要咽气一般,断断续续地道:“你……你听我说,外面,外面外面有人等我,江澄他们……还在外面等我……啊!”

  魏婴发出一声抽噎,立即蜷缩成一团,像是想把自己藏成小婴儿艘的一团起来。前端硬了八成,要立不立,欲泄不泄。腿根处汁液横流,浙淅沥沥,精彩极了。而被强行使用了半晌的秘处虽是红肿不堪,却还在毫无规律地一张一台,吐出点点白浊和殷红,仿佛饥渴无比,舍不得蓝湛那根刚刚开垦过他的阳物离他而去。

  而魏无羡被蓝忘机抱着腰,托着臀,在他身上恣意起落。直至此时,蓝忘机眉眼仍是清冷昳丽,除了呼吸微微有些紊乱,只看这张睑,根本看不出来他现在在做什么,更猜不到,此刻他的双手正托着魏无羡的臀部,同时大力揉捏,分毫不控制自己的力道,在那两片浑回饱满的臀瓣上留下青青紫紫的手印,再低头含住魏无羡左胸口的一点嫣红,齿间轻轻撕咬。魏无羡股间正吞吞吐吐着他的阳具,湿淋淋的紫红长物在幽深的臀缝里时隐时现,快活得头皮发麻。

  那边的蓝湛盯了半死不活的魏婴一会儿,忽然撕开他胸前的衣服,用力拧了一下他左胸的点淡红,再猛地埋入他体内。

  魏婴好不容易才缓过口气,此时全身上下都敏感到极致,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对待,“呜!”的一声,秘穴和肠道绞得死紧,眼泪哗哗地便下来了。

  蓝湛仿佛和他胸前那两点赌气上了,又是拧又是揉,弄得它们肿胀不堪,挺立起来,殷红如血。每被这么弄一次,魏婴的内壁便凶猛地收缩一次,柔软温热的肠道咬死了体内的凶器,把蓝湛性器的形状勾勒得一清二楚。

  魏婴哭着道:“蓝湛,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说你嫩,不该说依不懂,我不敢教你了。蓝湛,蓝湛你听到没有,蓝二公子,蓝二哥哥……”

  听到最后那一个带着鼻音的称呼,蓝湛动作一缓,果然手下留情了些,目光迷离地凑到魏婴脸前,轻轻含住了他正在笑唧唧告饶的两片薄唇。

  魏婴下半身犹如被巨石碾过,肠道叉辣叉烫,腰腹又涨又酸,上半身胸前两点还饱受折磨,人都有些迷迷糊糊了。忽然感觉下身挞伐他的凶器攻势缓和了下来,两人额头轻抵,还有两片清凉的唇瓣贴近,尝起来滋味有点甜甜的,一睁眼,看到蓝湛纤长漆黑的眼睫近在咫尺,正在专注地吻他,似乎感觉到了一点点安慰。

  他的本意是还要亲吻,蓝湛却会错了意,下身抽送加紧。魏婴咝咝吸了两口气,连忙抱住他的脖子,主动亲上去。

  原先魏婴只觉根粗长硬物在肠道里捣来捣去很是可怕,捣了这么半天,却也品出了些许除胀痛酸累以外的滋味,渐渐能得趣了。尤其是蓝湛那根略弯的阳物狠狠刮过内壁某一点时,仿佛周身过电,快活得直哆嗦。前端越来越翘挺,分泌出的白液也越来越多,他忍不住自己扭动起腰来。有时蓝湛没有顶对地方,他还会把下体送上去卖力迎合,口里的叫唤也从讨饶变了味。

  魏婴捧着他脸颊一阵狂亲,小声道:“顶上面,像刚才那样,弄我那个地方,好不好……”

  蓝湛如他所愿,朝他要求的地方沉腰挺入,这几下似乎顶得特别重,魏婴惊喘一声,四肢忽然紧紧缠住他,喊道“什么……”

  魏无羡也在和蓝忘机唇齿缠绵地亲吻着,舌尖描摹对方薄唇的模样,相互纠缠。听着那边的动静,魏无羡道:“含光君,那边你射啦。”

  汗湿淋淋的蓝湛抱着同样汗湿淋淋的魏婴,安静地躺在已被弄得皱巴巴的席子上。魏婴胸膛起伏不止,目光还有些涣散。二人相连之处还没有分离,他下体还紧紧咬着蓝湛的性器,被射入体内的精液也被堵得严严实实,一滴不漏。

  蓝忘机点了点头,将他平放到席子上,腰身沉稳地几个起伏,释放在了魏无羡体内。

  魏无差松了口气。虽说快活是真快活,但他也不是铁板打的腰和屁股,对着两个小朋友胡天胡地闹了这么久,体力也差不多快耗尽了。谁知,蓝忘机并不拔出,而是就着插入在他体内的状态,摆着他换了个姿势。